为什么我不喜欢《三体》?

我应该是最早一批知道《三体》的人了,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在多年前几乎把这本书神话了。所以我就去阅读,但真抱歉,我努力过几次都没办法把这本神书读完

我真努力过!

我读不下去的书很少。思来想去,发现读不下去的原因是大刘的文字非常干瘪,人物也是。我是一个对文字有执念的人,所以没法读下去,即便大刘书的结构如何好,科技如何硬。但这么多年,如果我说我不喜欢《三体》,就是一种政治不正确,保管若干人跑出来炮轰我,上到知识精英,下到贩夫走卒

直到多年后梁文道在《一千零一夜》里也提到跟我很类似的质疑,我才战战兢兢地在一些文章或问答里说出我的观点,但……结果你们依然可以猜测,我被批得比以往更甚,因为经过几年的发酵,大刘的《三体》更被神化了

没办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但难道只是大刘的文字功底差吗?直到我读到这篇报道,我突然眼前一亮,我终于找到我不喜欢大刘书的更根源的理由了。报道来自于大刘和上海交大科学史教授江晓原的一次关于『 人性 』的讨论:

2007年在成都的白夜酒吧,刘慈欣和上海交大的科学史教授江晓原同样有过一场关于“吃人”的辩论。当时刘慈欣假设,如果世界末日,只剩下他、江晓原和现场一位主持人美女,“我们三人携带着人类文明的一切,而我们必须吃了她才能够生存下去,你吃吗?”

江晓原说他肯定不会吃。

刘慈欣强调,可是全部文明都集中在我们手上。“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不吃的话,这些文明就要随着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举动完全湮灭了。要知道宇宙是很冷酷的,如果我们都消失了,一片黑暗,这当中没有人性不人性。只有现在选择不人性,将来人性才有可能得到机会重新萌发。”江晓原则认为:“如果我们吃了她,就丢失了人性,一个丢失了人性的人类,就已经自绝于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还有什么拯救的必要?”

“毫无疑问,我们谁都说服不了谁。”8年后在接受《人物》电话采访时,江晓原对这场辩论仍然记忆犹新。

透过这次讨论,我明显可以感觉到大刘所代表的那种赤裸裸的科技乐观主义,他相信理性至上,相信科技能改善一切。换到《三体》里,就会让我读到,文字优不优美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给大家带来这个硬朗的科幻作品,在这里,大刘不需要艺术,不需要美,只需要科技

但正如江晓原认为:

国际科幻创作的潮流——或者说主流都是反思科学。在19世纪末跨过儒勒·凡尔纳“科学颂歌”的旧时代之后,一个多世纪以来,整个西方世界的科幻创作者们,几乎都是在一个共同纲领下进行科幻创作的,这个纲领可以称为反科学主义。

这个纲领是如此强大,以至于赞成这个纲领的人会自觉地在这个纲领指导下进行创作,而不赞成或尚未深入思考过这个纲领的人,也会不自觉地被裹挟着在这个纲领下进行创作。”江晓原说。20世纪之后,几乎所有西方科幻作品中的未来世界,都是黑暗和荒谬的,就是这个纲领最有力的明证。

我认同江晓原的观点和她的担忧,大刘的这种没有文字美感的硬科幻其实同消费主义至上是联系在一起的。他们都否认艺术,否则人性中一些更底层的羁绊,他们都是科技至上主义的狂欢者。但真实是艺术从未输给科技,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所以,我坚持地认为在头顶的星空和内心的深处都应该留下一些柔软的地方,在那里,小小的我可以诗意的栖居,可以更加感性,可以更加艺术,可以更加自由

AntennaPod

以前就有人问起我安卓端有没有好用的 Podcast 软件,AntennaPod 无疑就是其中一款。 AntennaPod 陪伴我非常非常多年了。一直以为她没再更新,结果去 github 上一查,她居然开源并且还在更新 github地址

但寻常人没有能力通过源码构建成安卓的 APK 源文件,链接里倒是有 Google Play 的地址供下载,但寻常人又不会科学上网,所以我把安卓的安装文件放在了我的服务器里供有此需求的同仁下载 下载地址

自信和他信

把自信和他信分开是不正确的,说自信依赖或则来源于他人对你的信任,这是典型二元论对大家的影响。举个例子,我有健康焦虑症,原因是我对自己身体非常不自信。我能说这种身体自信依赖于他信吗?当然不是,这种自信是我对我自己身体的信任,跟他人无关。而我又能说这种自信就只是有关自己吗?似乎也不是,如果检查报告都好,那我就能暂时恢复我对身体的信任

那么这种自信究竟来源于什么呢?肯定不会是简单的他人,而是可以代表和反射自己的他人,可能是一台检查设备,也可能是一个非常地道的医生。总之我想说的是,认为自信依赖他信是不正确的,自信只能依赖于自信。这个自信有可能就来源于自己,也可能是来源于能代表自己的他人,并没有自信和他信的区分

所以,基于上面的论述,医生要解决这种病人的关键点就是他需要让病人明白他就是病人,并且能代表病人

用 Boostnote 搭建你的笔记系统

如果你要学东西,笔记一定是你最好的伙伴。我用笔记软件已经非常多年,笔记里几乎装满了我所有的知识体系。很多知识不是靠大脑去记的,大脑还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为知笔记是这样说的:

大脑是用来思考的, 记录的事交给我们

所以,你是一个喜欢做笔记的孩子吗?如果是我在以前分享过两个软件,一个是在网页上做笔记的 CollaMark | mark the best ;另一个是收费的 为知笔记 | 云笔记,个人知识管理,团队协作,资料库,知识管理,记事本,加密笔记,替代印象笔记,会议记录,日志,认知卸载

阅读全文

中医还是西医

最近由于身体问题朋友人都很关心我,真心感谢大家。几位朋友建议我去找中医调理,道理是西医不注重人的整体,而中医不是。我可以理解大家的建议是诚挚的,如果周围有好的针对免疫力(不是时常感冒的那种免疫力下降问题哈)和身体包块的中医也可以推荐给我。但同时我需要再次提醒大家几个误区

阅读全文

孩子们,请不要那样做!

想写这篇文章很久了,苦于最近太忙,今天终于坐了下来。缘起是我听妻子说家附近一个学校里的高中女生从五楼纵身一跃,然后女人圈里一传,才又知道最近发生了多起跳楼事件。孩子们在花样年龄扼杀了自己的生命,并且是那么决绝,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我不禁要问,当孩子们跨出生死那一步时,他们究竟在想什么?他们的死是解脱?还是他们用死来表达什么?

无从知道!

但我知道他们跨出那一步时充满了对人世的厌倦。对于他们而言,死是一件更加容易和值得期待的事情。但为什么?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阅读全文

无常

一早起来,李咏去世的消息通过诸多途径刷遍了互联网。微信文章居多,但我这篇文章主要目的不是来打击这些文章的,因为这些把最近几年去世的明星串起来的文章压根不值得我打击。试想一下,阅读了这些文章后,很多人依然该怎样还是怎样,比如依然晚睡,依然抽烟……如我常说的,很多道理其实你都懂,哪里需要其他人来告诉你。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是你该如何把你已经知道的这些道理落实到你生活里,而那些为了赚你钱的文章压根没法告诉你这些,他们的水平实在是太 low

因为生死真的是一个足够重要的问题,所以今天我必须来谈一谈:我们该如何面对生死无常

阅读全文

民生还是法律?(评宁波因狗吠杀人案)

新闻链接:邻居家狗叫影响睡觉,男子多次交涉未果,上门捅人致3死1伤!

双方均未曾向有关部门反映和报警

我在新闻里看到了上面这句话,所以决定要写一篇文章。如果居民相信这种民事纠纷法律能及时保护他们,我相信他们也不会被逼到这种程度。这跟当民生和法律出现冲突时,我们应该坚持谁有直接关系。我不能说坚持法律就是对的,也不能说坚持民生就是正确的,但如果我们坚持强调『要不断推进法治社会建设』的话,我姑且认为就目前而言,法律环境的建设是比短期民生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阅读全文

狗日的工具

 

不要被我标题吓到,本文不是讨伐工具,而是说说跟工具有关的一些问题,比如『xxx只是一个xxx工具而已』这类观点所忽视的一些至关重要的问题

先说结论:工具并不只是工具,它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我们。这种改变不仅仅是心理学所关注的行为方式改变,我认为在工具使用者的身体器质上都在被改变。这又涉及心身问题,或则说精神和物质问题,这个争论了几千年的问题今天不展开说,以后再另开篇幅

阅读全文

刘强东事件是小人的狂欢?

最近在科技圈和吃瓜群众圈有件事情很热,那就刘强东涉及的「性侵」。这场狂欢当然少不了那些微信公众号的参与,有爆料的,有「反思」的(注意,我反思打的引号)。「反思」类文章有篇很火,原标题我不记得了,好像类似「社会的崩塌,都是从小人狂欢开始的……」。由于很多人都在转发,也有不少熟人,所以我就看了。一读,微信文章的那种风格迎面而来, you know ,就是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如果你还不清楚,就是咪蒙那类文章风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