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请不要那样做!

想写这篇文章很久了,苦于最近太忙,今天终于坐了下来。缘起是我听妻子说家附近一个学校里的高中女生从五楼纵身一跃,然后女人圈里一传,才又知道最近发生了多起跳楼事件。孩子们在花样年龄扼杀了自己的生命,并且是那么决绝,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我不禁要问,当孩子们跨出生死那一步时,他们究竟在想什么?他们的死是解脱?还是他们用死来表达什么?

无从知道!

但我知道他们跨出那一步时充满了对人世的厌倦。对于他们而言,死是一件更加容易和值得期待的事情。但为什么?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阅读全文

无常

一早起来,李咏去世的消息通过诸多途径刷遍了互联网。微信文章居多,但我这篇文章主要目的不是来打击这些文章的,因为这些把最近几年去世的明星串起来的文章压根不值得我打击。试想一下,阅读了这些文章后,很多人依然该怎样还是怎样,比如依然晚睡,依然抽烟……如我常说的,很多道理其实你都懂,哪里需要其他人来告诉你。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是你该如何把你已经知道的这些道理落实到你生活里,而那些为了赚你钱的文章压根没法告诉你这些,他们的水平实在是太 low

因为生死真的是一个足够重要的问题,所以今天我必须来谈一谈:我们该如何面对生死无常

阅读全文

民生还是法律?(评宁波因狗吠杀人案)

新闻链接:邻居家狗叫影响睡觉,男子多次交涉未果,上门捅人致3死1伤!

双方均未曾向有关部门反映和报警

我在新闻里看到了上面这句话,所以决定要写一篇文章。如果居民相信这种民事纠纷法律能及时保护他们,我相信他们也不会被逼到这种程度。这跟当民生和法律出现冲突时,我们应该坚持谁有直接关系。我不能说坚持法律就是对的,也不能说坚持民生就是正确的,但如果我们坚持强调『要不断推进法治社会建设』的话,我姑且认为就目前而言,法律环境的建设是比短期民生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阅读全文

狗日的工具

 

不要被我标题吓到,本文不是讨伐工具,而是说说跟工具有关的一些问题,比如『xxx只是一个xxx工具而已』这类观点所忽视的一些至关重要的问题

先说结论:工具并不只是工具,它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我们。这种改变不仅仅是心理学所关注的行为方式改变,我认为在工具使用者的身体器质上都在被改变。这又涉及心身问题,或则说精神和物质问题,这个争论了几千年的问题今天不展开说,以后再另开篇幅

阅读全文

刘强东事件是小人的狂欢?

最近在科技圈和吃瓜群众圈有件事情很热,那就刘强东涉及的「性侵」。这场狂欢当然少不了那些微信公众号的参与,有爆料的,有「反思」的(注意,我反思打的引号)。「反思」类文章有篇很火,原标题我不记得了,好像类似「社会的崩塌,都是从小人狂欢开始的……」。由于很多人都在转发,也有不少熟人,所以我就看了。一读,微信文章的那种风格迎面而来, you know ,就是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如果你还不清楚,就是咪蒙那类文章风格

阅读全文

关于小升初的一些指导性建议

今年成都的小升初快要结束了,这应该是最为『动荡』的一年。相关教育部门试图表达自己『积极』和『乐观』的态度,但却苦了家长们。这篇文章我不去深入分析教育这个市场更深层次的问题,我只是从一个很俗的学生家长这个角度来给大家一些经验和教训。也就是说我会假装看不到家长有些努力本身就是不对的,因为所有家长(包括我)都在这条汹涌的『洪流』中身不由己。没错!我们都身不由己,我们没有相关教育部门那么『积极』和『乐观』,我们只是在做一个家长能做的。如想跳过这冗长的正文读点稍微有点思想的内容,可以去这里

阅读全文

『 确定性 』漩涡

追求 『确定性』的生活无疑是有害的,甚至是病态的。但如何逃离『确定性』对『我』的诱惑和陷阱,会是一个复杂话题。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不要凝视『确定性』漩涡,如果一旦凝视就会非常麻烦

『确定性』本是人对本质或者那些固定不变东西的理性追求,但反过来,『确定性』却会吞噬你,它会让你每天如坐针毡,小心翼翼地避免任何不确定的事情发生

『人』本无『我』,正是对『我』的迷恋才会陷入『确定性』漩涡。因为『我』必须建立在『确定性』上,否则『我』这个概念实体是不稳固的,在时间线上就不能连贯,『我』需要那些前后能连贯的时间线因子

还不止如此,『我』追求的『确定性』真的是确定的吗?真实情景是当我凝视『确定性』时,『确定性』也在凝视着我,它会让我不确定。正如当你长时间凝视一个汉字时,比如一个确定无疑的『西』字时,你会发现这个字变得不那么确定了,这真是『西』这个字吗?它为什么是『西』而不是『东』?结论是我们并不能真正把握『确定性』,我们只有在对比中才会获得短暂的确定性,比如当『东』和『西』同时放在你面前时,你才能确定哪个是『西』哪个是『东』,而不是无问西东

说了这么多,有个好消息是很多人有『我』但并没有受到『确定性』伤害。那是因为『我』在他们眼中是『自然』的,是不容怀疑的。但你一旦失去这种自信时,而又力图维护『我』这个概念整体时,『确定性』漩涡就产生了

遮蔽和解蔽

突然之间,我又被一个理论所填充了。

跟以前一样,同样一个东西堵住了我的道路,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就像每个电视台都不约而同播放同一部电视剧一样,甚至连中间插播的广告都一模一样。

这令我难受,是必须要看那些一模一样电视剧和广告的那种难受。

我今天被包围的这个理论就是最近很红火的『蒸发式降温』。今天一大早一个同学就在同学群里发了网易这条自媒体文章,好像名字叫『新浪微博是怎么一步步衰退的?』。我居然看完了这整篇评论员式的文章,主要是因为有个地方它谈到了『本质』这两个字。每每看到这两个字,我都会心里一紧,担心文章内容够不上『本质』这个层面。

阅读全文

焦虑的悖论

我们祖先用焦虑来调动自主神经系统中的交感神经来避免危险。而这些危险在当代已经不存在,但我们的生理结构还在。所以用焦虑来抵抗危险的生理机制还在。

只不过危险换成了一些现实问题,比如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家庭问题等等。麻烦是这些危险往往并不能像古人所面临那些危险那么单纯(这里面涉及到社会问题,人与人之间的问题),换言之,这些危险并不像古人那样为了躲避一只猛兽那么简单。所以麻烦就出现了,古人的焦虑在调动身体来抵抗危险时往往很快就能被释放,过程是这样的:看见猛兽→焦虑→调动身体应激反应→逃跑或则战胜猛兽→焦虑释放。

也正因为现代人面对危险的复杂性,所以我们总会出现这样的过程:遇到问题→焦虑→调动身体应激反应→解决不了问题→放大焦虑→更大调动身体应激反应→发现更多可能不存在的问题→越来越多没有解决的问题……。
阅读全文